“虽然有些麻烦,不过,也并无大碍。”收回手来,唐峰笑着说道。

说着,他从桌子里面找出纸笔来。

“我帮您拟个方子,你照着方子抓药煎药,吃上十几幅,便也能大好。”唐峰一边斟酌着拟方子,一边说着。

那妇人抬头看过来,目光落在那宣纸上。

当她看到,唐峰书写的那些字时,那双眸子里,明显的闪过一片明亮的光芒,尤其是那张雅致的脸庞上,更是流露出了一抹的赞许。

只少许的时间,唐峰将方子拟好,随后,将其交给了坐在对面的妇人。

“夫人,这方子,您保管好,若是可以的话,最好不要示于人前。”想了一下,唐峰还是叮嘱了一句。

那妇人听到他的话,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随后,她将那方子折叠好,珍重的将其放进了自己的手包里面。

“我听闻,林小姐出自于林家,只因未婚先孕的事情,跟家中起了矛盾,如今,父女反目,有家不能回,唐大夫是个铮铮男儿,可有何想法?”那妇人收好了方子后,再次望向唐峰,悠悠的问道。

听到面前妇人的这番询问,唐峰便也就越发的肯定,这位妇人,怕是跟自家小女人是有关系的,而且,两人关系应该比较亲密。

“看来,夫人此番来,不只是来看病的。”唐峰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说道。

纯净美少女小露香肩修长玉腿清新气质居家写真图片

那妇人依旧稳坐在那里,笑而不语。

“我尊重佳佳的选择,若是她真想再回那个家去,我会帮她实现这个愿望。”唐峰想了一下,缓声回答道。

“林家乃是华夏五大家族之一,身为传承百年的大家族,有着它的骄傲,纵然你医术不凡,可林家,也不至于为此而对你主动示好吧。”那妇人不咸不淡的说道。

“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林家会想明白一切,会主动低头,请佳佳回去的,而且,这一天不会等太久。”唐峰笑着说道。

“你或许觉得我狂妄,只是我想说的是,在这世间,如林家这种的家族,在有些人眼中,也不过尔尔,林家所谓的骄傲,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是笑话。”

那妇人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没有开口,就被唐峰直接给打断了。

这一刻,当听到唐峰这番话的时候,那妇人脸色微变。

她微蹙着眉头,看着唐峰,若有所思。

“希望,小唐大夫今日,不是在吹牛,我们静观其变。”那妇人没有继续在之前的话题上过多的纠缠,她深深的看了唐峰一眼,沉声说道。

唐峰嘴角含笑,点了点头。

“如此,我便不打扰了。”说着,这妇人起身来。

唐峰也起身,将其送到了门外,目送着对方坐上车离开。

看着那远去的车子,唐峰许久的驻足。

这位妇人,究竟是林梦佳的什么人呢?是林家本家的亲人,还是母家的亲人呢。

从对方的言语之间,他能够感觉到,对方对林梦佳是比较关心在意的。

想了片刻,他将这些猜想丢在了脑后。

既然对方今天来了,相信,今后还会再相见,到时候,便也就知道对方身份了。

别墅内。

随着聚灵阵的运转开来,天地灵气逐渐汇聚到这里。

伴随着灵气的密度增加,整个别墅内外可谓大变样,那些个草木,都变得郁郁葱葱,站在别墅里面,呼吸的时候,那种清凉的感觉,更是无法言语。

想着给林梦佳准备药浴的事情,唐峰索性趁着下午的时候,开车去了大青山内。

越野车的后备箱内,被他放了好几个密封的水桶。

来回往返,几个来回,这些水桶内,便都装满了泉水。

而这些泉水,可不是普通的泉水,而是那处退化的灵泉中的水。

那灵泉虽然因为天地异变而退化了,但是,其中的水,还是有着一丝灵气存在的。

而这种带着一丝灵气的水,也最是适合用来做药浴。

只需要加入简单的几种药材,其效果,不比加入灵药的药浴逊色太多。

六七个密封的水桶,整整三百斤的泉水。

为了将这些泉水从大青山内带出来,唐峰也费了不少的功夫。

等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钟了。

他将这些装着泉水的水桶弄到楼上休息室后,便开始赶往了小丫头的学校。

五点钟,小丫头准时放学。

看着时间还早,他便带着小丫头驱车赶往了位于市中心的梦唐集团大楼。

踏入公司内,气氛明显不正常,有些压抑。

而公司内的员工,一个个的都愁眉不展。

“唐先生,您来了。”眼镜助理看到唐峰后,迎上来,很客气的打招呼。

“你们董事长呢?”唐峰牵着小丫头的手,走在长廊内,开口问道。

“董事长一整天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这位美女助理满脸愁容,有些担忧的说道。

唐峰点了点头,牵着小丫头,径直朝着林梦佳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的房门虚掩着。

唐峰在门上敲了两下。

“请进。”

林梦佳那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推开房门,小丫头先一步跑了进去。

办公室内,仰着头靠坐在那里的林梦佳,听到女儿那欢快的笑声后,坐起身子来。

“妈妈。”

伸手将扑上来的小丫头搂进怀中,林梦佳强挤出一抹笑容。

唐峰走进办公室来,目光落在林梦佳那满是疲倦的面庞上,心里头,不由的一阵心疼。

林梦佳抬头看过来,看到唐峰后,勉强的那么一笑。

看着那勉强的笑容,唐峰心里头既是心疼,又是恼火。

为了挣几块钱,把自己弄的这般狼狈,这般累,又何必呢。

他板着脸,走了上去。

“你这又是何苦呢,屁大点的公司,屁大点的事情,把你这么的心身疲惫,走,回家。”站在那里,看着满脸疲倦的小女人,唐峰气恼的喊道。

林梦佳坐在那里,看着向自己发火的男人,她的心里头,顿时间涌起无尽的委屈来。

对于她来说,今天的一天,都是在煎熬中度过的。

她打了无数个电话,但是,却都没有任何的作用,工厂那边已经没有了原材料,所有的厂房都已经停止生产,眼看着,情况逐渐恶化,她感到无比无助迷茫。

现在,她真的需要安慰,她本来以为,这个男人来了,会安慰自己,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等到的,就是这一通的斥责。

委屈,无助,迷茫。

这许多的情绪萦绕在她的心里头,最终,压垮了她的心理防线,一行泪水,竟然不自主的从眼眶滑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