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免费!

“妹子,你的钱都是挖药赚来的,还要留着交学费呢!怎敢这样乱花?快拿起来!”虎子爸爸继续说道。

“就是,大妮子,快把你的钱收起来吧。你的钱来的不容易啊,去年为了挖到鹰见愁悬崖上的那几株何首乌,你差点命都搭上了!唉,说起来,你上学这事,是我们对不起你啊!本来应该是我们给你交学费的。”刘青妈妈也在一边说道,想起女儿的不易,这个糊涂女人的眼圈有些发红。

无论她有多糊涂,她是真爱着自己女儿的。

刘富贵听着老婆的话,脸上竟然也露出一丝愧色,将脑袋扭到了另一边,不再看自己的女儿,眼圈却有些发红。

龙飞看看刘青父母的表情变化,心中不禁发出一声叹息,无论这对男女有多么的糊涂,他们毕竟是刘青的父母,砸断骨头连着筋,刘青爱着他们,他们也不是对刘青没有一点感情,只不过他们被利益蒙蔽了双眼,并且重男轻女的思想,让他们太多的为儿子考虑,而忽视了女儿的感受,还有女儿的权利。

不过龙飞并不后悔刚才打了刘富贵一巴掌,如果不是刚才的一巴掌,刘富贵还不知道会弄出什么幺蛾子呢!在龙飞看来,刘富贵和他儿子就是属老驴拉破车的,不打不赶路。

“妈,我有钱。你们不知道。龙老师在龙城市给我找了一份勤工俭学的工作,一个月有三千多块钱呢!除了我的学费,我还有很多盈余呢!”刘青说道。

满屋子的众人顿时眼睛瞪的像铃铛,嘴巴张的像窑口!一个月三千块钱,对他们来说可是高工资了!就是村里那些到南方打工的,每天累成狗,双手当老婆,一个月也就是三五千。刘青竟然只是业余时间打工就能赚三千元!这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刘青看着众人吃惊的样子,心中也充满了自豪,当初,当她拿到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跳,激动的哭了老半天。她冲拿着钱还在不知所措的虎子说道:“虎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虎子抬头看看他老爸,虎子爸爸将自己的十块钱收起来,冲儿子摆摆手,爽朗的说道:“去吧!就按你小姑说的办,买饮料!我们一家人凑一桌,重新好好的喝一杯!”

“嗨,好勒!”虎子接过百元大钞,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单纯女孩受不了都市的快节奏生活

等到虎子离开后,刘富贵才有些讪讪的说道:“那个……大妮子,你在外面到底干什么工作,怎能一个月赚这么多钱?”

“龙老师让我在龙城医院给中医科的大夫们打下手,并且负责给病人熬药等工作。”刘青说道。

“啊,那不就是实习嘛!你不是才大一吗?怎么就开始实习了?而且我听说医生护士在校期间,到医院实习都是要给医院钱的,你怎么还有钱赚?”虎子爸爸不愧是常年在外面打工的,知道东西多一些。

虎子爸爸的话刚说完,刘青的爸爸妈妈脸色顿时有些紧张,刘青的弟弟则瞥着嘴说道:“大妮子,你不会是在外面干那种活吧?我听说那种活来钱特快……”

这家伙还想说下去,却忽然发现龙飞的眼神好像刀子一样朝他扫了过来,这家伙竟然浑身战栗了一下,将剩下的半截话又咽了回去!眼前这个煞星连他爹和小洪都敢揍,别说他这点小豆芽菜了。

刘青直接忽视了自己这个混蛋弟弟的话,微微一笑,说道:“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可是那是在其他的学校,在我们龙城市中医药学院不这样,我们的学生去医院实习,不但不用交钱,而且还有工资拿!龙老师说过,实习生也是在付出劳动,在为医院做贡献,不拿工资不合理。不过我不属于实习,而是属于勤工俭学,当然,我在医院也能学到很多东西。这都多亏了龙老师。”

“大妮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刘青妈妈小声问道。

“当然是真的!”刘青说道。

刘青妈妈长出一口气,说道:“嗯,那就就好,那就好。我告诉你,咱们家虽然穷,但是绝对不能在外面干那种丢祖宗的生意!嫁个老男人虽然亏了你,但那是跟着男人过日子,不丢人,如果在外面干那种生意,可就丢人丢透了!”

龙飞不禁一愣,他忽然觉得这个有些愚昧,逆来顺受的农村妇女说的这句话很有道理。

刘青跺跺脚说道:“妈!你们想哪儿去了!不信你们问我龙老师嘛!对了,我还没有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我老师呢。龙老师名叫龙飞,他不但是我们的老师,还是龙城医院一分院的院长,而且还是龙氏集团的董事长呢!”

说到这里,刘青又扭头对虎子爸爸说道:“哥,龙氏集团你该听说过吧?”

虎子爸爸已经快石化掉了。虎子爸爸属于刘家沟睁眼看世界的人。前段时间,由于龙氏集团的动作非常大,国内的,国际的,新闻不断,经常占据头条,所以虎子爸爸也听说过龙氏集团的大名!

本来在他的印象中,他和龙氏集团的董事长就是天上地下两个世界的人,没想到今天自己的堂妹竟然将龙氏集团董事长带回家了!这……这……这个新闻对虎子爸爸来说,无异于彗星撞地球!

刘富贵见虎子爸爸一脸石化的样子,不禁轻轻碰了碰他,小声问道:“大侄子,龙氏集团很出名?”

“嗯,很出名!”虎子爸爸有些木然的回答道。这家伙还在震惊中没恢复过来,只是下意识的回答,所以表情才有些木然。

“这么说……,他很有钱?比小洪有钱?”刘富贵又小声问道。刘青的弟弟也瞪大眼睛看着虎子爸爸,等待着他的回答。

虎子爸爸这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使劲咽了口吐沫,平复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然后才大声说道:“屁!小洪,哦不,那个老光棍怎么能和龙董比?那就是个渣渣!龙董拔根汗毛下来,然后劈成一百零八根,都比那个老光棍的腰粗!可笑那个老光棍刚才竟然还要和龙董比财富!”

“啊?”刘青父母和刘青的弟弟顿时也陷入石化状态,都用复杂的眼光看着龙飞,好像要马上从龙飞身上拔下一根汗毛来。

刘青心中感到骄傲的同时,也有些好笑,说道:“你们这样看着龙老师干嘛?龙老师其实很好相处的?对人很客气的。”

“哦……”刘富贵摸摸自己还有些肿胀的脸,心中一遍遍问自己:“龙飞是个好相处的人吗?”

“龙老师,这就是虎子的爸爸,名叫刘永新。以前在南方一个工厂打工。自从我嫂子去世后,都是他自己带着虎子。当初我去上大学还是他送我去的。”刘青又说道。

“哦,刘哥好。”龙飞笑着向刘永新伸出手。

刘永新有些受宠若惊的将手在大腿上擦了两下,然后才激动的握住龙飞的手,满脸笑容的说道:“龙董好,龙董好!能认识龙董这样的人物真是三生有幸啊!”

刘永新能看出来,龙飞能单独和他握手,都是因为刘青说是自己送她上大学的缘故。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堂妹和龙飞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龙飞非常照顾自己的堂妹。而堂妹有了龙飞这层关系,可以说已经踏上了另一个层次的人生,可笑大伯为了给二牙子换回个媳妇,还想用将刘青嫁给一个老洪那个老男人!

“呵呵,刘哥太客气了。能认识刘哥也是我的缘分。刘青可是一颗好苗子,如果不是你的帮助,我们学校也招收不到这样的好学生啊,我还要感谢刘哥呢!”龙飞笑着说道。

刘青的父母还有弟弟看着不断寒暄的两人,不禁面面相觑,直到此时,他们才开始后悔将正好好上大学的女儿喊回来嫁人,才真正的相信,原来读大学确实比出去打工更赚钱。同时,他们心中也在嘀咕,应该怎样和龙飞修复关系,只要和龙飞搞好了关系,龙飞稍稍拉他们一把,他们家就能抖起来。只要他们家抖起来了,还愁给儿子娶媳妇吗?媒人都得踢断门槛!

龙飞和刘永新寒暄的档儿,刘青冲母亲说道:“妈,你把桌子收拾了,龙老师在火车上买了好多菜,我们没吃的下,都带回来了,现在正好做下酒菜。”

“哦,好好好!”刘青妈妈一边答应,一边手脚麻利的将桌子上的残羹剩饭都收拾下去,拿把笤帚将地上的垃圾也扫了下去。

刘青则打开行李箱将各种食品取了出来,放到桌上。刘青知道家里没身好东西,所以在路上便多买了很多吃的,都是真空无菌包装,山草鸡,酱猪头,驴肉片,牛蹄筋等等各种佳肴。最后还取出两瓶茅台,打开后,满屋子都是浓浓的酒香,和之前刘富贵等人喝的劣质白酒的刺鼻性气味形成鲜明对比。

刘青的弟弟二牙子在旁边看的哈喇子都要流出来,却是干瞪眼,不敢上去吃。他怕龙飞揍他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