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玲珑这才看清楚她穿在里面的衣服,上衣是对襟汉服,灯笼袖,袖子用红色的绑带收紧了。下身是一条灯笼裤,裤腿收进白色的靴子里,靴子也是古时候人穿的布靴。整体来看,这一身衣服既古典又帅气,有点像古时候女子的骑马装,外面又披了件红色的披风,映衬着她雪白的皮肤,漂亮又妖艳。

“真是聪明的装扮。”叶玲珑夸赞,这样一来,衣服既好看又不会绊脚,简直完美了。

苏清晨笑道:“这是我在抖音上学来的,当时看到别人穿汉服滑雪就想试试了。”

“抖音是什么?”叶玲珑并不知道这个在国内火的一塌糊涂的app。

“是一个短视频软件,可以在里面看到许多有趣的短视频,在国内很火。”苏清晨说道。

叶玲珑感了兴趣:“回头帮我下一个,我也去瞅瞅。”

苏清晨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摄影师在外面喊苏清晨出去试拍,她们俩就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超模大赛的现场也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各个选手都在轮流彩排,温妮最终还是选了她擅长的大提琴,她彩排完之后就去找姜乐童了。

姜乐童也彩排完了,正等在化妆间里,她的助理陪着她,造型团队也在,只有经纪人不在,温妮进来找她,姜乐童就把人都支了出去。

“的经纪人呢?”温妮一开口就往姜乐童的痛处上踩:“是不是陪苏清晨去了?是还不知道苏清晨选了什么才艺吧。”

姜乐童握了握拳头,涂了口红的唇色都有点发白的难看。

窗前跳芭蕾的美丽女孩图片

“让我来告诉吧,苏清晨今天出了一个奇招,既不是弹钢琴,也不是拉小提琴,而是滑雪。这个时候,拍摄组已经在滑雪场就位,等着拍她滑雪的画面了。而身为她最好的朋友,却不知道这些。的经纪人也丢下去陪她了,啧,乐童,怎么如此可怜?”温妮自己心里不痛快,就很神经的要来踩姜乐童的伤口。

姜乐童的唇色更难看了,这几天她找过苏清晨很多次,苏清晨要么不接,要么接了也是在忙,却也不告诉她在哪里,她以为苏清晨是和唐越在一起,心里跟滴血一样疼。

不成想,她只是在防着她,不想让她知道她准备的节目并非拉小提琴。她生气,又有些害怕,怕苏清晨已经开始怀疑她了,更怕苏清晨找她算账,她现在的一切都是靠苏清晨得来的,她怕苏清晨从她手里收回去。

而温妮并不知道姜乐童在害怕,她见她脸色难看,还以为只是在愤怒,她又继续说道:“知道那个滑雪场是谁的吗?唐越,那是唐越的。是唐越亲自送她去的滑雪场,给她找的教练,她这几天也是住在唐越的别墅里,享受着女主人的待遇。乐童,她早就背着爬上了唐越的床,却还一直瞒着,她把当傻子一样耍呢。”

姜乐童握紧了拳头,她想起了很多事,想到那天在飞机上,唐越纵容苏清晨抱着他睡了十几个小时,想到唐越纵容苏清晨往他电脑上浇咖啡,想到唐越不肯和她换位置,想到苏清晨警告她别喜欢唐越。

当时她根本没有想那么多,现在再回想一下,他们分明就是认识的。谁会允许陌生女人抱着自己睡,谁又会抱着一个陌生男人睡那么沉。而苏清晨从小教养就好,也根本不会做出拿咖啡浇人家电脑的事,可她当时却那么做了,她居然都没有怀疑。

她实在太笨了,被苏清晨耍了那么久。她听到自己说喜欢唐越要追唐越的时候,内心一定是在嘲笑自己的吧。

姜乐童有点恨,恨苏清晨的欺瞒,也恨自己的愚蠢。她在苏清晨面前说过很多次要追唐越的话,苏清晨当时肯定在嘲笑她,也许背后还会和唐越说,让唐越更加讨厌她。

姜乐童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再也没有脸见唐越了,恐怕在唐越眼里,她已经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了。

“乐童,恨苏清晨吗?”踩完姜乐童的伤口后,温妮又握住了姜乐童的手。

姜乐童回神,眼神冰冷地看着温妮:“我恨不恨她,和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也恨她。”温妮说道:“本来我和她一样,她想表演滑雪,我则是想表演滑冰。可是因为这两种运动极为相似,唐越就不许我表演滑冰。他是我表哥,我不得不听他的。可我心里不甘心,我才是唐越的表妹,要不是苏清晨,表哥才不会这么对我。我本来可以靠滑冰拿到一个高分的,现在却只能表演一些普通的才艺了,我拿不到冠军都是苏清晨害的,我恨死她了。”

姜乐童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温妮眼睛里的情绪,嫉妒和不甘熊熊燃烧着烈火,就像她无数次嫉妒苏清晨一样,她能和她感同身受。

“可不甘心也没有办法。”姜乐童说道:“比赛就要开始了,阻止不了她了。”

“是,我是阻止不了他。我就是心里不舒服,想和说说话,只有才能理解我的心情。”温妮很伤心地说道。

姜乐童拍了拍她的手背,她有种无力感,不管她怎么做,苏清晨都能化险为夷,比赛接近尾声了,苏清晨一路拿了高分,自己再怎么努力也追不上她了。

“乐童,我拍到了几张照片,我用不上,不知道能不能用。”伤心了一会,温妮拿了一个U盘给她。

“什么照片?”姜乐童问道。

“苏清晨和唐越在滑雪场的照片,也许可以利用他们的关系黑一黑苏清晨。”温妮说道:“比方说她为了比赛勾引评委,爬上了评委的床等等。”

姜乐童眯了眯眼:“有这些照片自己怎么不爆料出去?”

“以为我不想吗?可唐家在纽约只手遮天,我前脚爆料,唐家后脚就能压下去,根本兴不起什么风浪。可拿到国内报道就不一样了,唐家鞭长莫及,这条新闻才能起到作用。”温妮恨恨地道。

姜乐童蹙眉,温妮不了解苏清晨的家世,在S市,苏家也是只手遮天的家族,她嫂子的娘家更是政府背景,拿回S市爆料和在纽约爆料的结果是一样的。

不过她还是把U盘收下了,这里面的照片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只是需要花心思操作一番,她现在没有心思去细想,等比赛完再看看怎么弄。

温妮不知道姜乐童在想什么,她把U盘给她也是为了上一道双重保险。如果苏清晨今天死了,那U盘里的照片就没有用了,要是没死,姜乐童还能帮她补一枪,怎么都能让苏清晨脱一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