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酒店自助餐厅。

关秋荷与方年相对而坐,餐盘上取了些食物。

方年喝了一小口水,道:“我准备今天走。”

话音刚落,关秋荷差点站起来,瞪大眼睛道:“你今天就要走?!”

方年一脸意外的望了眼关秋荷,道。

“我又不旅游,昨天也走完逛完了,公司的游戏推广也进入了正轨,在鹏城没事情了。”

说着,方年摊开手。

仔细一想,关秋荷知道方年说得有道理,嘴上却道:“高考成绩要25号才出来,你现在没其它事情,不必这么着急吧。”

顿了顿,接着又说:“你就不想再等等,看看游戏的后续发展情况吗?”

“你发给我的那些文案我看了,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形式,很优秀,估计投放以后会产生很大的议论,这个你也不想看看再走?”

方年笑了起来:“就算我留在鹏城,也不会去公司,所以其实在哪也不耽误我了解这些信息。”

关秋荷就叹了口气:“好吧。”

街头的水手服妹子好正点

实话实说,方年来的这两天,关秋荷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听起来平淡无奇的几句话,很简单的解决了‘贪好玩’面临的困局。

一些方案建议,包括昨晚发到邮箱里的文案,每一样都带给了关秋荷新的意外与惊喜。

这些,是关秋荷轻松的根本原因。

因为有了这些,‘贪好玩’的运营开始走上了正轨。

有产出再去贷款也更加容易。

所以关秋荷才会在听闻方年打算今天走,下意识的激动起来。

方年眼睛上下微动,打趣道:“荷姐,你现在可是一家市值超过千万的大企业老总,得拿捏住气势。”

“遇到困难是理所当然的,解决了这些困难才会感觉到成就感。”

“难道你没发现昨天你的感受格外不一样吗?”

关秋荷翻了个白眼:“行行行,你说什么都对,我天生就是个劳碌命。”

接着道:“我给你订飞机票送你回家。”

方年露了个笑脸:“没说要回家,要去申城,买的房子还没搞。”

“趁着现在有时间,过去瞧瞧。”

这确实是方年要去申城的顺带目的之一。

买的那套房子是现房,不过是简装,要想住得舒服,肯定是要自己请装修公司设计装修。

按照现在的市场行情,可能得一二十万的费用。

不过如果不是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方年也不会这么着急过去。

听方年这么说,关秋荷也没多问,点头道:“行,下午的飞机可以吧?”

“正好我上午去一趟公司,把文案推广的事务安排下去,下午送你去机场。”

“总不能光是接你来,你走就不管了。”

方年应了声。

鹏城距离申城那么远,是上午过去还是下午过去,区别不那么大。

之后就房子的事情聊了几句。

方年随口问道:“申城室内设计的话,你那边认识人吗?”

关秋荷想了想,道:“仅限于认识,不是很熟。”

“我建议你不如直接从市场上找。”

方年点点头。

这事情本身就没太大的难度,方年有自己的判断力,无非是多花点时间而已。

“想要住得舒服,得在各种用品上花一些心思。”

关秋荷接着说了句:“棠梨时,我就花了不少的心思从各地运材料。”

“在申城还好,不必这么麻烦。”

方年认同的点头:“所以需要亲自去一趟,起码要住三年以上,不能省钱。”

“……”

早饭后,关秋荷稍作休息,然后开车去了公司。

这两天她的事情很多。

要趁热打铁将‘贪好玩传奇’页游的热度提上去。

要投放方年给的软文广告。

也还要时刻注意流量的流入。

这种情况下,关秋荷确实很忙。

…………

上午十点多,方年接到了林南的电话。

“你给的那个人力资源电话我打过了,要了我一份简历,通知我下午去面试,我推到了明天。”

接着又说:“这个公司的新版传奇游戏最近很火,我都去玩了下,发展潜力应该不错的。”

“谢谢了。”

方年笑着道:“那就行,游戏公司是很需要运维网络工程师的。”

“我也看到了这个公司的广告,跟以前玩的传奇不一样。”

林南这个事情只要林南自己主动一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至于林南如果不愿意主动。

那至少现阶段是跟方年无关了。

有时候就是那句话,强扭的瓜它就是不甜。

“我争取面试上,人力资源告诉我说工资高于同行,多数入职员工能拿到五千元工资,还有福利,估计比我现在的工作要好不少。”

林南道。

“如果能面试上的话,以后也能更轻松一些。”

2009年,在鹏城有5000的月薪,若是再加上不错的公积金什么的。

都敢想一下买房的事情了。

毕竟有一种言论说,一个城市的每平米房价差不多是平均月薪的四五倍,算是正常的。

由此推断的话,鹏城的平均月薪还只有三千。

方年道:“祝你成功。”

说完自己的事情后,林南又关心了一句:“你的事情忙得怎么样了?”

方年回答道:“挺顺利的,我就只是配合。”

林南道:“那你要走之前跟我说一下,我去送送你。”

“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喊下我姐跟我妈,一起吃个饭。”

方年打了个哈哈:“行,有时间的话一定。”

“最近还挺忙的。”

“不过等方歆放假之后,我正好也填报完志愿,会一块来鹏城旅游一下,到时候见也一样的。”

林南便没再多说什么。

电话挂断后,方年摸了摸下巴。

的确,这次来鹏城虽然很仓促,但除了一开始去见过林南以外,他连黄秀芸跟大表姐都没联系。

更谈不上见面什么的。

倒也有额外的原因,黄秀芸跟大表姐都在关外,宝安松岗方向,从华侨城这里过去的话,大约一小时车程。

在黄秀芸的眼里就会很远。

现在可不通地铁。

要是坐公交车的话,又绕得很。

方年也不否认,有私人的原因,本来是有计划的,但临时改变了,毕竟顶多一个月后还得来。

趁着有空,方年预定好了在申城的行程。

十一点钟,关秋荷就回到了酒店。

办理退房手续时,结算了昨天的用车、向导服务。

果真不便宜,用车是1800元,向导服务是1200元。

算下来平均每小时的费用还是非常高的。

幸亏是对得起这份付费。

不过在鹏城的所有消费都是由公司买单。

毕竟这算是因公出差。

这反而算是公私分明,该是什么样的标准,就以什么样的标准来支付费用。

在财务统计这一块,方年跟关秋荷的意思是一样的,完善制度。

公司事务最忌讳的就是公私不分,很容易出现问题。

像从鹏城去申城的机票,就不会走公司账务了。

早早的用过午餐后,关秋荷开车送方年去了机场。

路上,关秋荷道:“你表哥今天给人力资源打了电话,他主动将面试时间推迟到了明天。”

“跟我说了。”方年回答道。

关秋荷接着又说:“游戏上午的流量还不错,同比增长21%……”

“应该会开始火热起来,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可能完全走上正轨后,我会回棠梨。”

方年愣了下:“回棠梨?”

“嗯,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

关秋荷笑呵呵的道。

“打算回棠梨休息一段时间,正好到时候鹏城买的房子也要装修。”

“我是想买在香蜜或者南山那边,你觉得怎么样?”

方年摊开手:“两个地方都挺好的,看你喜欢那边的居住环境。”

“……”

一点三十分,奥迪停入机场停车场。

方年跟关秋荷道了声再见,过安检去登机楼。

…………

…………

下午两点三十分,飞机准时起飞,目的降落机场是虹桥。

预计飞行时间两小时二十五分钟。

同样是头等舱。

飞机起飞后,方年调整座椅到舒适的位置,打起了盹。

脑子里想着到申城以后得做些什么,接着不小心睡了过去。

是被空姐叫醒的。

“方先生您好,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飞机即将降落,请您调直座椅靠背。”

空姐细声细气的道。

方年嗯了声。

接着空姐又说:“方先生,您需要喝杯水吗?”

即便马上要降落,但空姐依旧会提供一部分应有的服务。

这也是国内航线的两舱旅客为数不多能享受到的服务之一了。

国内航线几乎不怎么区分公务、头等两舱,也没有比较舒适的乘坐体验,远不如洲际航线,当然价格也不高……

方年点点头,瞌睡了一小时多,嘴巴有点干,喝点水会好一点。

“……”

半小时后,飞机徐徐降落在虹桥机场。

方年走到出口时,便看到了四季酒店的接机牌。

“方先生您好,这边请。”

接到方年后,酒店的接机人员礼貌道。

很快方年就坐上了酒店安排的奔驰离开机场。

在来之前,方年就知道这次自己要在申城待一段时间,为了生活的舒适度,他提前预定的是四季行政套房。

这个时候申城只有一间四季酒店,在浦西威海路,旁边就是南京西路。

方年银行卡的钱,完全足够他去任何一个城市都享受生活的舒适度与便利性。

所以,他一点都不带节省的。

半小时后,奔驰抵达酒店门廊。

预订的房间安排在36层,远离了街道上的喧嚣,闹中取静,还不错。

“呼~”

放下背包坐到沙发上,方年舒了口气。

看了几眼窗外,方年掏出一枚一元硬币,抛了上去。

心里嘀咕,落下来一元面是幸运,反面那肯定就是幸运爆棚了。

“叮铃~”

方年接住硬币:“嚯呦,幸运!”

“陆薇语,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