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霜星的牢房在走廊的最里侧,随着夏风的一记认真之拳,右侧墙壁与外界的阻隔被彻底打通。

无论从语气,表情,造型,包括挥拳的姿势来看,夏风都觉得自己很帅,只不过,没人看到他的左手正在忍不住的颤抖。

在没有源石做为消耗的情况下,他的整条左臂已经被黑色力量反噬的血肉模糊。

……

这个动静可要比之前踢门时响的多,随着这一拳,整个监狱都为之颤。

“滴!!!”

霎时间,警报大响,不管是值班的还是休息的狱警,部瞬间清醒。

最先从走廊冲过来的狱警拐过转角,当他们看到霜星牢房内的大窟窿时,已经有些思维混乱。

“你….你们!!!”

其中一人马上反应过来,虽然很难以置信,但目前的情况明显是越狱!

“他们要跑,别让他们出去!”

暗索已经吓傻了,此时进退两难,就算她和狱警解释她只是路过估计也不会被相信。

户外小清新美女森林系女孩蕾丝裙写真图片

夏风的声音让暗索从懵逼中反应过来。

“暗索,快跳出去!”

“啊?可是我不想越狱啊。”

“现在你不想也得想,快走!”

看了一眼手持警棍一脸仿佛要吃人模样的狱警,暗索一咬牙。

“你要给我加钱!”

“好说。”

没有时间犹豫,暗索第一个从窟窿跳了出去。

见已经有犯人逃出,这几名狱警已经等不了支援,直接向里面冲了过来。

霜星抬起手,淡蓝色的光芒在周身浮现。

“唰!”

走廊的地板迅速凝结出一层冰体。

“哎哟!”

几名狱警脚下一滑,顿时摔成了一团。

夏风强忍着手臂的剧痛。

“霜星,我们快走。”

霜星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

“夏风,你真的想好了吗,从这里跳出去你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搞快点!”

牢房内,两个身影一跃而出,夜风拂过他们的脸颊,这是自由的感觉。

只不过,这个自由却没有那么纯粹,就算逃出了监狱,他们此身的位置还是龙门。

……..

落地是干枯的野草,霜星的身子还没有恢复,刚刚在没有源石支持的情况下释放了法术,整个人显的有些虚弱。

夏风拉着她跑出了几十米后,对着一片荒草大喊一声。

“红刀,你在哪!”

“这里。”

夏风闻声转过头,红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野中,只不过,此时他手中正劫持了一名少女。

被长刀抵住脖子,暗索都快哭了。

“这什么情况啊,把我骗出来又要杀我,你这人也太不厚道了吧。”

夏风有些尴尬的向红刀问道。

“你抓她干嘛?”

“不知道,我看她从监狱里逃出来,就顺便抓了。”

“快放开,她叫暗索,是自己人。”

“哦。”

身后的监狱警报大响,大批狱警从铁门冲出,看到这个场面,红刀快速向夏风询问道。

“夏风,现在怎么办,我们直接冲出城外吗?”

“出城….”

看到夏风有些拿不准,红刀继续说道。

“出城可能是最好的办法,你越狱的事很快就会被近卫局知道,你会被通缉,所以只要出了城我们就暂时安,到时候想办法回维多利亚,以后不再来龙门。”

身为越狱的共犯,暗索此时的命运也和夏风绑在了一起,听说要出城,她马上反驳道。

“不行,不能出城。”

红刀转过脸看向她。

“为什么?”

暗索稳定了一下情绪,认真说道。

“除了近卫局之外,龙门还有大量城防军,越狱的消息会立刻传遍城,我们的目标太明显,平时还好,可现在根本不可能越过高度戒备的城防军。”

夏风想了想,暗索说的有道理,龙门现在的地理位置几乎三面环海,城防军部聚集在北部的缺口,要逃只能通过飞机和船,陆地不可能出的去。

夏风看向霜星。

“霜星,你当时是怎么来的龙门?”

“坐船。”

“你的同伴也会坐船来救你?”

“肯定,因为只有这一个办法。”

…..

从监狱内冲出的狱警越来越近,叫喊声仿佛漫山遍野。

夏风迅速做出决定。

“我们不逃,回市区!”

红刀一愣。

“夏风,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现在逃了算怎么回事?虽然越了狱,但被关进来本就是冤枉的,况且,老子在龙门的事还没办完。”

现在的情况看似复杂,但实则也很清晰。

如果就这么回维多利亚,那他就永远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派人来龙门杀他了,越狱虽然是大罪,可过程中没有出现伤亡,没有发出暴乱,没有放跑其他犯人,说白了就是感觉还行。

只不过,民众不会觉得有什么,但龙门高层却要拍桌子了,因为他们明早和乌萨斯交涉的重要筹码被他拐跑了。

并且霜星说了,她在乌萨斯的同伴一定会来救她,叫什么雪怪小队。

龙门虽然城区集中,围的像个铁桶,但海岸线的防护却很松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这个世界的特定因素导致没有海军。

你没有别人也没有,所以在海岸投入防御力量几乎就是浪费资源。

综上信息,夏风觉得当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市区,那些黑衣人要杀他,正好,他现在已经不是10几天前的他了。

唯一有些不爽的地方是,他的神月刀和维多利亚公民证还押在近卫局。

至于越狱这件事到底能不能摆平,就要看企鹅物流的本事了,这是一个大人情,如果大帝和奥古尔一样有远见,就应该帮他。

………

确定好计划后,夏风拉起霜星。

“同志们,回市区!”

这几个人都是逃跑健将,红刀自然不用说,夏风虽然受了伤,但引出黑色力量跑路还是可以做到,至于暗索,她不是跑的比兔子快,是她本来就是兔子。

霜星虽然也是大白兔子,可身子有些虚弱,无奈,夏风只能把她背在身上,忍受着黑色力量对身体的摧残狂奔了起来。

…….

龙门监狱的位置在东郊,没过一会儿,后面追击的狱警就被远远甩开,他们一行人也冲进了东城区。

远方不时传来警笛声,看来他们越狱的消息已经传开了,知道他们返回了城内,近卫局肯定要大力搜捕。

….

一条阴暗的小巷子内,红刀探出头瞄了几眼。

“夏风,我们先去哪?去日落大道的那家酒吧吗?”

那家酒吧和企鹅物流有关系,先去那里确实是一个选择。

夏风现在只能相信大帝,当然,这不是盲目信任,而是他觉得大帝没有出卖他的理由。

企鹅物流表面上是一家物流公司,但暗地里的业务却不干净,他们的工作是搬运生命和死亡,说白了就是没有他们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虽然依托于龙门,但企鹅物流同样与国际接轨,比如维娜的格拉斯哥帮就是合作伙伴之一。

像这种级别的组织,绝对不可能为了自保而把摊上麻烦的朋友出卖给龙门近卫局,那样做什么好处都得不到,只可能得到优秀市民的荣誉证书。

黑羽商会虽然不在龙门,但在维多利亚周边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那样做,会让企鹅物流在国际上的信誉大跌。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某黑帮老大来哈皮市找夏风谈合作,过程中惹了麻烦,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夏风都不可能把这个人交给警察。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这才是江湖中人展现义气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