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大典的仪式非常简单,一位风浊残年却精神抖擞的老者,下了飞艇之后,先说了一番冠冕堂皇,鼓励人心的话语,然后当着众人的面,亲手宰杀了一头被称青木巨狼的蛮瘦。

听围观的人提起,这头青木巨狼只是野狼山脉中最常见,也是最容易捕捉的蛮瘦。

但那几乎如同水牛般的身躯,以及开阔的背部,半吨的份量,都是油城急需油脂,精肉,只是轻轻一刀,那头青木巨狼应声倒下。

然后在一群官家的拥簇之下,年迈的刺史大人,这才慢慢悠悠的回到了游艇之上,程毫无拖泥带水。

但直到油州刺史登艇远走之后,沈七夜才发现一个匪夷所思的一幕。

“刺史根本没有现代设备,为何他的声音能清晰的传到我的耳中。”沈七夜心中震撼,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神通?。

“哥哥,我们先回一趟客栈,在去龙族的宗人府吧。”鲁统坤在旁边说道。

“好。”沈七夜也不在去想,毕竟所谓的神通,离他现在太远。

通过鲁统坤他已经知道,步入通玄之后,就不在是以气海之内玄气的多少去划分武道境界,而是武者用玄气冲击穴位,不断开发人体潜能,乃至血脉潜能的机会。

沈七夜现在气海内的玄气依旧空空荡荡,他拿什么去冲击龙骨十四大穴位呢。

正当沈七夜与鲁统坤就要迈出黑石广场时,他们听到一阵熟悉的争吵声,俩人对视了一眼,立马走过去一看,因为他们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在吵架一方他们赫然见到了消失了几天的小三子。

在油城,他们都是外来人口,也只有小三子与他们认识。

粉红色嫩模 抱着她的R娃娃

“过来,过来啊,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小三子见到了寻声而来的沈七夜与鲁统坤,兴奋大吼道。

打架需要帮手,吵架也同样需要气势,现在小三子与一个陌生中年男子的前头,站了三个大汉,如果有沈七夜与鲁统坤的加入,那么就是四比三,起码在气势上赢了对方一筹。

鲁统坤走近,拉了拉小三子的衣角问道,“怎么回事。”

小三子气呼呼的说道,“还能是怎么一回事,冤家路窄呗。”

随着小三子的娓娓道来,鲁统坤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现在站在小三子前头的便是野狼狩猎队的队长,夏明月。

而与他对峙的一方便是油城的另一支狩猎队,队长苏望龙与座山雕狩猎队的两名成员。

俩个狩猎队因为猎场相邻,时有摩擦,如今在广场相遇,自然是冤家路窄。

野狼山脉虽然很大,连绵数亿里,是太过深入野狼山脉的腹地,谁都不敢。

所以由官家出面,在野狼山脉的外围划分了猎场,油城数百支狩猎队几乎都有固定的猎场。

但是整座野狼山脉都是无人区,你若是碰见懂规矩的狩猎队,还能互通有无,甚至针对某一头凶猛的蛮瘦结盟,能做一对邻居。

若是遇见不守规矩的狩猎队,那几乎便是仇人,而座山雕狩猎队明显是一波硬茬。

沈七夜隐约发现,野狼狩猎队的队长夏明月的武道气息,明显比对面的苏望弱了一头。

“夏明月应该是打通了龙骨第一个穴位的一级战兵,而苏望应该的大通了龙骨两个穴位的二级战兵。”沈七夜心中呢喃。

龙骨之上共有十四个大穴位,每打通一个穴位,体力,耐力,气力,几乎都是呈倍数增加。

夏明月不如苏望龙,野狼狩猎队不如座山雕狩猎队在正常不过。

“哟,小三子,这两个怂包就是你招募的新人。”

“咦,竟然有一个通玄境的,不错不错,野狼山脉中的蛮兽今年又口口服了。”

“你们两个听好了,野狼狩猎队,去年可是死了两个人,你们两个废物若是不想成为蛮兽的粪便,趁早的滚蛋。”

座山雕狩猎队那头的两个队员,发现沈七夜与鲁统坤的存在。,开口就冷冷直笑。

小三子顿时就站立不安,他可不能让好不容易招募的俩人,在跑了。

“鬼说什么呢你们,我们野狼狩猎队实力虽然不济,但是我们野狼狩猎开的分成最高,五五分账,你们家做的到吗?”小三子指着那两个座山雕狩猎队的大汉骂道。

“五五?你们野狼去年打到多少头蛮兽?三头?五头?几头蛮瘦够干什么的。”一个座山雕的壮汉冷笑道。

“小三子,就你这种武道学徒,连战兵都不是的东西,老子能一手打你十个,你在哔哔,信不信老子现在就给你点教训。”另一个座山雕的大汉更是赤果果的上前一步,顺带还歪了歪脑袋,一脸的狰狞。

他与夏明月比起来,气场不逞多让,显然也是一名一级的战兵。

虽然沈七夜还未见到过野狼狩猎队的其他队员,但是光是这三人,估计就能吊打野狼狩猎队。

在轩辕世界这个武道为尊的世界,谁拳头大,谁就有绝对的道理。

小三子明显被吓的不轻,夏明月回头呵斥了一声说道,“小三子,回去。”

说完,他多看了沈七夜与鲁统坤两眼,甚至还投来两道感谢的目光,至少在这个时候敢站在夏明月身后的,就是敢得罪座山雕狩猎队的好汉。

虽然夏明月作为队长,他也要维护自己狩猎队的声誉,但是与座山雕狩猎队想比,他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座山雕狩猎队比起自己组建的野狼狩猎队强。

在整个油城的狩猎队中,拥有一个二级战士的座山雕狩猎队能排到整个油城狩猎队的中游,而野狼狩猎队只能排到末等,这种巨大实力的悬差,让他捉襟见肘,但是夏明月不想输了实力又输了气势。

“苏望龙,我不会让的两个兄弟白死。”夏明月怒视道。

苏望龙耸耸肩,一脸无畏的说道,“你的兄弟是死在蛮兽的口中,与我座山雕狩猎队何干,不过…….”

苏望龙话锋一转道,“你非要把这笔账算在我的头上,我这个二级战兵会怕你这个一级战兵吗!”

“我们走。”夏明月也知道多说无益,大手一挥后,便领着三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