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暮深已经僵在了苏青的身上,幸亏他们身上盖着被子,不是赤裸上阵。

看到乔丽,苏青立马就尖叫了一声。“啊!”

然后钻到了关暮深的腋窝底下。

乔丽哪里经历过这样的阵势,站在那里,腿仿佛被灌了铅,眼睛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正在玩折叠的两个人,嘴巴早已经张大到能吞下乒乓球。

“还不走?”虽然关暮深面不改色,但是对于还死死的盯住他们看的乔丽还是相当的不满。

被提醒了之后,乔丽马上背过了身子去,脸也红了,毕竟她还是黄花闺女呢,哪里见过这种真人版的东西?

“们……们继续,我先走了!”乔丽转身就往大门的方向走。

可是又感觉有点不对,赶紧的转身回来把推拉门拉上了,还大声的对里面说了一句。“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该死的,今晚要长针眼了。”乔丽嘟嘟囔囔的出门。

当大门被大力的关上的声音传来的时候,苏青才红着脸推搡身上的关暮深。“都怪,这下我都没脸见人了!”

“怎么就没脸见人了?我们男未婚,女未嫁,光明正大,再说我们还有一个前夫和前妻的名分呢。”关暮深一脸正经的道。

“还说?本来我和乔丽约好了今晚来我家吃饭,一缠着我,我就把什么都忘了。”苏青真是欲哭无泪。

施淡妆温柔美丽少女蕾丝长裙花下写真

一听这话,关暮深倒是笑了。“这说明刚才已经达到了忘我的境界。”

“讨厌!”苏青的小拳头抡起来就对着关暮深性感的胸膛一阵乱打。

可是,她的拳头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软馒头,他微笑着任凭她打。

可是,几十拳下来,首先是苏青累倒了,关暮深则是一点感觉也没有,有感觉也是小白羊在给他这只大灰狼在挠痒痒。

苏青累倒后,他则是趁机又开始攻城略地……

“还来?”她当然是不乐意的抗议。

他将她的双手固定在枕头的两侧,眼神带着征服的光芒,粗喘着道:“做任何事都要有始有终,我们不能半途而废!”

天哪!这样还要继续,要不要这么卖力啊?

“……”苏青张嘴想抗议。

关暮深自然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直接封住了她的唇,接着便开始继续拧麻花的运动……

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卧室里点着一盏昏暗的壁灯。

屋子里到处都是散落的衣衫,凌乱的床单,以及粗重的喘息。

苏青疲惫不堪的躺在他的臂弯里,眼睛闭着,在外面跑了一天的她此刻真的是好困倦,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他的手指顺着她的肩膀滑到她的手指,依稀中,左手无名指上突然被套上了一个有点凉凉的东西。

她不由得拧了下眉头,轻声问:“又搞什么啊?”

“看看不就知道了。”他鼻端的气息喷洒在了她的脸颊上,让她缩了一下脖子。

苏青蹙着眉头,强撑着精神睁开了双眼,抬起自己的左手,一个闪烁着夺目光芒的亮晶晶东西在自己的手指上灼灼生辉,光芒比壁灯还要闪亮的多。

看到手上多了一个戒指,苏青立马就来了精神。

而且手上的那个戒指简直就是有点夸张,奢华群镶设计的钻戒主石巨大,被无数的亮晶晶的小钻石围绕着,这种钻戒她到是见过,但是都是在杂志上,只有明星和富豪的老婆才会戴着出来秀一秀。

盯着手上的大钻戒看了好久,苏青才转眼望向看着自己的关暮深,错愕的问:“这是什么意思?”

关暮深嘴角一扯,伸手拉住了她的左手,轻描淡写的道:“结婚怎么也要有个戒指,所以我就让林峰帮我定了一个。”

“那也用不着买这么大的吧?这得多少钱啊?”苏青仍旧低头唏嘘着手上的大钻戒。

心中却是有一个拿不上台面的想法,有这钱还不如给她当彩礼,她还可以拿这些钱去钱生钱,这一个大钻戒估计怎么也得几百万,这几百万可就成了死钱了。

不过这种话她是不敢说出来的,她怕会被他耻笑,也怕他会讥笑自己财迷。

这时候,关暮深忽然眸光含着一丝愧疚的说:“上次结婚我太不用心了,只是随便给买了一个钻戒,这次我给补上个最好的。”

听到这话,苏青已经抿嘴笑了。

低头摆弄着手上的钻戒,便小孩子气的道:“那还得给我买个保险柜。”

“什么意思?”关暮深蹙眉问。

苏青抬眼说笑道:“这么大的钻戒我怕会被贼偷走!”

闻言,关暮深挑了下眉毛说:“这倒是个问题,不过再买个保险箱实在是麻烦,不如明天就直接入住我家好了,反正我家里有一个很大的保险箱,随便放多少东西都可以!”

“好啊。”苏青马上点头。

但是,看到关暮深脸上的笑容,她立刻就感觉到自己被他绕进去了。

“哎,怎么就入住家了?还有我什么时候答应和结婚了?送个破戒指我就要嫁给吗?”下一刻,在关暮深的笑意中,苏青伸手就要去摘掉戒指。

可是,已经戴上的戒指哪里那么容易就可以摘下去?

关暮深一把抓住了苏青的左手,并将自己的手掌和她的手十指相扣,而且非常用力,她都感觉到了一点疼痛。

苏青一抬头,便撞上了一双深邃而灼热的双眸,她凝视着他,感觉他此刻的眼神和平时不尽相同。

此刻,他的眼神专注、执着、含情脉脉,往日的疏离、冷峻和高傲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随后,他便霸道的宣布。“已经戴上了我的戒指,便不能反悔再取下来!”

闻言,苏青感觉现在气氛好严肃啊,所以不由得笑道:“我还卖给了不成?”

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关暮深却是当真了,他另一只大手抓住了她柔滑的肩膀,然她不由得疼得拧了下眉头。

“从今以后今生今世都是我关暮深的女人!”关暮深霸道的在她的头顶上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