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我早有准备,封魂链钩一震,就将三只欲要逃离的阴魂封印在符箓之内了。

‘嗡!’

怪风忽起,佘演和驱腾山人的尸首被墓铃吸入空间之内。

我眨了眨眼,有所了然,墓铃在绿墨城之时就收走了齐嵋和林访的尸首,此刻故技重施,看来,它需要通天级强者的尸首,就是不知道做什么用?

可惜,灭杀冷葵时光顾着逃命,墓铃也没有时间去收集尸首,倒是有些遗憾。

伙伴们茫然四顾,不明白两具尸首哪里去了?狐疑的眼神都落到我的身上,见我没有回答的意思,他们也就没有多问。

都是老江湖,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心底都明镜也似。

不等我下令,驴子和史黑藏已经熟稔的打扫起战场来。

一众隐藏在尸首中的阴魂,我都施法摄来封印在封魂链钩之中,有空时丢给63号墓铃就是。

蛇眼佣兵团总部,彻底破灭!

那些少女不久后就会出现在青麦市区中心,纸包不住火了,庄园这边的惨况很快就会展现在世人面前,而蛇眼佣兵团的罪恶也会大白于天下。

清甜可人小碎花美女图片

但这些,我们就管不着了。

驴子的肚子空间像是无底洞,将一众战利品全部吸入、保管住,还翻找出来大量的黄金和现金。

这些不义之财,也被一勺烩了,以后想办法回馈给需要的人就是,我是不会使用的。

至于象牙之类的?充当物证留在现场就是。

还有电脑中的暗杀名单和诸多资料,都摆在明面了,青麦的官方很快就会掌握罪证,之后,全世界范围内会展开追缴行动。

这就是俗世的事儿了,我们不必参与。

处理好这边的事儿,浪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但很是值得。

我们跳上了蝙蝠异兽的后背,乘风而起,飞赴蔓古,目标,箓佛古寺!

没用多久,就到了蔓古,我示意一下,蝙蝠异兽就在僻静的公园中降落了。

掏出电话,我打了个号码。

这是当日竺果留下的联系方式。

响了十几秒后,电话就被接起来,竺果的声音传来,我松了一口气。

首先询问他是否方便说话?待竺果回答方便之后,才将我方行踪告知,也说明了目的。

听闻我方灭了蛇眼佣兵团总部,紧跟着就马不停蹄的赶到蔓古了,竺果的呼吸都沉重起来。

“阿弥陀佛,姜馆主,可能要空跑一趟了。”

竺果却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心头就是一沉。

“此话怎讲?”我凝声追问。

“贫僧和竺聆身在中原地带,主持他们行踪不清,但因为某些渠道,消息到底是传了来,就在昨日,本寺第二批人员已和主持汇合,这第二批人员,就是在背后支撑朗琉璃主持的主力军。”

“消息透漏,说是两名避世不出的祖师也随队抵达,贫僧直到此时才知两位祖师的存在,所以说,箓佛寺之内并无通天祖师坐镇了,而且,朗琉璃的心腹属下也大多在第二批人员之中,蔓古箓佛寺那边剩下的是些无关轻重的。”

“那里面,贫僧所在阵营的成员倒是居多,修为较低,也无能改变箓佛寺现状,惭愧。”

竺果的话一说,我的脸登时就变了。

为何直到此刻才联系竺果呢?就是为了保密性,担心提前联系竺果和竺聆会打草惊蛇。

但老话总是那么的有道理,计划没有变化快,谁能想到,就在昨日,箓佛寺竟然调动第二批人员赶赴中原了呢?

要是没想错,中原大派首脑们被困在某地了,箓佛寺紧急召唤通天高僧过去,就是为了一鼓作气打灭中原正道首脑。

只可惜,竺果和竺聆虽然解释清楚了如何逃出方内道馆追杀的,但因阵营不同,被排斥在箓佛寺核心之外,所以,竺果他们并不知道朗琉璃和数名通天高僧的行踪,也就是说,我方远程奔袭的目标不见了!

主要目标不在箓佛寺之内,赶过去围住寺庙又能有什么用?

不是计划不周祥,实在是,变数非人力所能控制。

“看来,箓佛寺命不该绝,还能苟延残喘一阵。”我恶狠狠的嘀咕一声。

那边,竺果‘阿弥陀佛’几句,有些不甘心,奈何,形式瞬息万变的,如之奈何?

“竺果师傅,想尽办法探听讯息吧,有消息了,就短信于我,要是能在半路布局截杀他们,也是好事。”

我沉吟之后,如此建议。

“姜馆主,朗琉璃身边高手如云,还有两名通天祖师随行,甚至,暗中联盟的势力中保不齐也会启动通天级大人物随行,们真的有实力截杀吗?可不要逞强啊,贫僧的意思,还是要慎重些才对。”

竺果很是担心。

“这个不用担心,只要情报准确,别的事,交给本馆主即可。”我不置可否的回应一声。

“善哉善哉,贫僧会尽力的。”竺果不再追问。

我们又交谈了一会,商量了如何互换消息后,这才摁断电话。

这通电话并没避人,伙伴们都听的清楚。

王探师弟走过来,推推眼镜框,轻声说:“师兄,计划得做出改变了,箓佛寺中通天级的数量也清楚了,一共两尊,可惜,他们不在寺内,我们没必要去围箓佛寺了,还真是遗憾。”

蝎祖太奶他们对视几眼,眼底都有遗憾之意。

明明计划的好好的,偏偏出了岔子?只能说,箓佛寺的运气真心不赖。

“要不要潜入箓佛寺探查一番?竺果的话真的可信吗?”王探的疑心升起来。

我琢磨了一下,轻声说:“竺果和朗琉璃不是一伙的,这是可以确认的,若果说竺果有意欺骗于我,那他的水准也太高了些。”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我对识人方面的自信。

“师兄,所谓画人画骨难画皮,知人知面不知心。有时候,谨慎有些总是好的。”王探淡淡一笑。

我嘴角一挑,看了他一眼,见他坚持,一琢磨,已经到箓佛寺门前了,也不差查探这步,就应下了这事。

隐形匿踪的接近了箓佛寺,然后,我带着二千金和三尊通天级伙伴入内查探,其他人留在外头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