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官就这样离开了无情山,独留那坐在山巅之上无法脱身只得不断发出无能狂怒的杨无情在连连嘶吼。

其吼声宛若天雷,直让方圆数十万里之内震动不止,使得那些原本还想依靠其余荫在神界生存的小小宗门心中尽皆惊恐不已。

无情山周遭没有任何一个顶尖势力,因为他们都清楚留在这里只会引起杨无情的无端猜疑,不若隐匿暗中方能图谋日后大业。

“周官……!”

杨无情目呲欲裂,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在付红尘手中几次三番的吃瘪已然让他心中再无丝毫善念,再加上原本会代替他成为天道傀儡的周官从无情山脱逃,这无疑是彻底把他逼到了绝路之上。

“我不会死,纵然天道也不能抹除我的灵识,我要实现真正的不朽,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不得好死,要让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清楚的看到谁才是真正的主宰!”

话音落下,杨无情身前骤然显现出了十具雷霆战傀,其上所散发出的气息狂暴无比,虽然比不得方才一拳轰碎付红尘分身的那具,但却也达到了天尊境的骇人程度。

随后杨无情伸手点指在那昏迷于一侧的华烈天灵之上将其唤醒,没有任何废话,更没有丝毫虚与委蛇的安慰,始一开口便是不可辩驳的命令。

“带上这十具战傀进入神界将云逸姜天仲以及周官三人的人头给我带来,介时我可让你玄黄一族重见天日!”

华烈原地怔忪了片刻,在反应过来之后却又赶忙起身对杨无情深深一拜。

“华烈遵命!”

她没有去问为何云逸还活着,更没有去问为什么要让自己去杀那早已消失了数百年的周官,有这十具天尊战傀,她有绝对的信心能够完成杨无情让自己做的事情,从而让玄黄界重见天日……

绿裙子的姑娘果园俏皮写真

在破界符的作用下,周官在转身之间便被挪移到了仙界,看着眼前的陌生景象,他眼中并未生出任何恍惚之色,默默闭眼感知到数十里外的灵气波动瞬间周官便就此一步踏出,转而出现在了那处正激战不断的众人之间。

“化生!”

一声低语传出,周官指尖登时便有着一道淡淡的法则波动瞬间将所有人笼罩在内,而后就在众人心中惊疑不定的同时,他们的身体开始了消散,化为虚无。

“这是什么?啊啊啊……”

“不要啊!饶命……”

“呃啊!我不想……”

接连不断的惨叫声自耳边回荡,但周官的眼神却从头到尾都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连多看他们一眼的兴趣也都欠奉,直至最终方才转头看向场中那最后一个没有被自己直接抹杀的修士。

“我问,你答!”

那人连连点头,生怕自己反应慢了一丝就会步上自己同伴的后尘。

“几百年前,道宗一共死了多少人?”周官淡淡的问道。

那人脸上登时便有冷汗浮现,数百年前大战之时都还没有他呢!而且在他开始修行之后也不过是在宗门的安排下出手折磨了一番几个道宗弟子而已,但是在那道宗魂山自神界崛起之后他们可是在第一时间就抹除了那几名道宗弟子存在过的痕迹。

按理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不应该再有人能够追查到他们头上的啊!为何今天又蹦出来了这么个吓死人的怪胎张嘴就问自己这种事情。

“不……不知道!当年道宗之人死伤太多,而且小人还尚未出生,自然……自然……无从知晓!”

周官淡淡的哦了一声,随即再度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你……应该也曾杀过我道宗弟子吧?”

一到晴天霹雳瞬间砸到了此人天灵之上,全身上下的寒毛更是不自觉的竖了起来。

他承认自己是道宗弟子了!他真的是道宗弟子!这个突然冒出来强的吓死人的怪物竟然真的是那该死的道宗弟子!

此人艰难无比的咽了口唾沫,随之更在心中做出某个决定的瞬间立刻转身便向着远方天际亡命飞逃而去。

该死该死该死!这道宗究竟是个什么地方?怎么有如此之多的怪物!

然而就在他脑海中生出这个念头的瞬间,周官的身影却也同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与周官最初现身之时情景一般无二,没有任何废话,周官抬手抓住此人脑袋,而后缓缓用力,将其头颅生生捏爆之后就这么抓着对方的神魂默默翻看起了他的记忆。

这个时候的周官,浑身浴血,眸中没有丝毫感**彩,而且随着那人的记忆被他翻看结束之后,其眼底杀意更是瞬间便爆发开来。

“找到了!”

周官再度一步踏出,于强行撕裂虚空之后站在了那方才被他搜魂了的修士所属宗门上空,也不管自下方宗门之中呼啸而出的数个身影,周官只是眼神淡漠的抬起右手向下猛然一按。

“轮回·无限!”

话落瞬间,包括那身上散发这几近天境圆满的几个身影立刻崩碎,其神魂亦随之一同湮灭,同时自然还有着下方那宗门之中的所有修士也都在这个瞬间无法避免的被崩碎了身体,磨灭了神魂,就此消失于此方天地之间。

然而这还远远没有结束,于天地之间血雾逐渐纷飞的某个瞬间,此宗门之中所有人毫无征兆的重现于此,就像是之前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唯有那天地之间还不曾彻底消散的点点血雾在告诉他们方才发生的事情并非虚幻。

在高空之上便被瞬间抹杀的几名天境强者登时心下大骇,此刻他们显然已经知道了对方根本就是自己宗门惹不起的存在,随之立刻便欲开口示警让宗门弟子从此地逃走。

然而就在他张口的瞬间,整个宗门之内近万人又一次同时崩碎,神魂湮灭,一如众人最初身死之时的景象。

下个瞬间,整个宗门之中所有人又一次复活,但与前两次不同的是他们眼中已然再没了丝毫的惘然,只有那对于未知的恐惧自心中迅速滋生。

“不……”

此宗门之主怒吼出声,转而目呲欲裂的抬头看向上空好似正饶有兴致看着他们的那个身影,但还不等他开口说话,整个宗门之中所有的人便就此再度崩碎,神魂显化瞬间更被强行磨灭,整个宗门上下所有人在周官手中俨然没有任何一点的反抗之力。

看着下方众人在生死之中不断轮回,周官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癫狂的笑容,他的眼中更是充斥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快感。

“你们可不能死的这么舒服,要不然我怎么对得起道宗死去的那诸多弟子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