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噜!”

水在不停的冒着泡泡,浮上水面,破裂无形。

我的手腕子生疼,被徐浮龙紧紧的扣住,即便我自小就精通水性,此刻也没有用武之地,除非先脱离徐浮龙的掌控。

我吞下两口冰凉的湖水之后,脑子被冲击的发晕,但这时候,精通水性的好处彰显出来,下意识的就闭紧了嘴巴,不再喊叫、呼救,因为,那样做除了让湖水继续倒灌到口中,没有丝毫的作用。

闭住嘴巴,屏着呼吸,努力的睁大眼睛。

老天爷保佑,幸亏具备着夜视能力,不然,于深夜中被拉进如此幽深恐怖的大湖之中,那可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如此刻的徐浮龙,他之所以这样的惊恐,就是因为他虽然努力的睁着眼,但他根本看不穿湖水,甚至,近在咫尺的我他都看不清。

任谁处于这种状况下,能不惊慌?

但看徐浮龙也闭住了嘴巴屏住了呼吸,我就晓得了,他也是擅长游泳的,只不过,此刻正被拉向湖底,所以,他的游泳本事发挥不出来。

我看的清楚,徐浮龙的另一只手正分开湖水,向着我的身上抓,这要是被他扣住,那可是凶多吉少,就等着一道沉底吧。

此刻,没有时间观看下方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妖,我必须先摆脱徐浮龙的控制,只有腾出手脚来,才能自救和救人。

我的另一手立马就挥动出去,破开湖水的阻力,后发先至,一拳头砸在徐浮龙的前臂上,这个位置是人体麻筋儿所在,只见徐浮龙的手臂不由自主的一颤,抓我的动作就被打断了。

双马尾美女衬衣短裙清新气质林间唯美写真图片

“开!”

心底喊叫一嗓子,一只脚猛地抬起,虽被水流缓冲的速度变慢,但还是踢中了徐浮龙紧扣我手腕的那只手。

他的五根指头被踢开了,我忙向后划动,一下子就脱离了他的掌握。

徐浮龙眼睛睁的大大的,内中都是恐惧,下意识的张口。

我知道他看不清晰,这是要呼救,问题是,他已经乱了阵脚,这一张口,水可就倒灌进去了。

果不其然,就见徐浮龙猛地被呛到了,在水中拼命的挣扎起来。

他胡乱的摆动手臂和腿脚,可惜,下方始终有难以抗拒的力量在拉扯着徐浮龙下沉。

我总算是脱开了他的禁锢,这时候才低头向下看去。

只是看到下方之物的那一霎,我的血液流速就变快了数倍,眼睛通红、血压飙升,好悬被吓昏过去。

下方的东西,徐浮龙看不清,但我不同啊,距离只有三四米远,自然能看清楚。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

冷不丁的看过去,第一印象就是,它的脸比正常人的脸要大三倍以上,上面伤口密布,翻卷着,被水浸泡的惨白惨白的。

没有瞳孔的眼中一片漆黑,幽深无底,看在眼中,我的头皮为之发炸。

只看这张恐怖的脸,无法判断是男是女。

它长长的黑发像是海蛇一般的在水中蜿蜒着,好大一块水域都被这东西的长发铺满,身上裹着件水淋淋的长袍,是灰白色的,在水中算是显眼的。

两只皮包骨一样的鬼爪子,上面的指甲长而弯曲,像是一枚枚锋利的小刀子,正死死的扣在徐浮龙的脚踝上,向着水底带。

而徐浮龙的脚踝位置不停的冒着血,显然是被伤到了。

那死东西的整个身躯都被灰白大袍子覆盖住了,打眼看去,似乎,它的体积也比正常人要大许多,感觉上,这死东西的身躯和脸盘都被水泡的变大了数倍之多,只说这形象,恐怖的一塌糊涂!

“溺死鬼!”

心中闪电般的浮现出这么个名词,暗中直喊:“惨了。”

民间传说,溺死鬼不能超脱,需要寻找到替死鬼之后,才可以去往地府转世投胎,所以说,溺死鬼是阴灵之中最恐怖的一种了,一旦被它们逮到,那就是往死了整的节奏。

只有整死别人,它们才能摆脱永当溺死鬼的命运。

而徐浮龙就是最好的替死鬼猎物,无怪乎这死东西扣住他就不松手了。

此刻,我有两个选择,一是不管徐浮龙了,凭着自家超强的潜水能力,很快就能冲上湖面,被大虎接应着逃上岸,这是保全自身的选择,也算是比较明智的选择。

另一种选择是往下潜,去救徐浮龙,带着他一块浮上水面。

这是逞能的选择,也是冒着大风险的选择,溺死鬼好不容易逮住个替死鬼,岂能轻易放手?

我去救徐浮龙,弄不好就会引火烧身,有可能救不到徐浮龙却搭上了自己。

溺死鬼可不是在和我们做游戏,我虎口夺食的话,它岂会善罢甘休?

这里还是人家的主场,即便我水性好,但在湖水中,被一只狂怒的溺死鬼追击,也不见得能逃出生天去。

这道选择太不明智了,俗话说,君子不坐垂堂,无数年前,老祖宗就告诫后辈要远离危险,保全自身,这是经验之谈啊。

脑中闪电般的过着两种念头,其实,没用上十分之一秒。

我忽然动了,变成了头下脚上的姿态,向着下方快速游动,像是一条鱼儿般灵活。

这得益于我的出生地,那个不入流的小县城周边青山绿水的,湖泊众多,我从小和邻家伙伴们捕鱼捉虾的,练就一身好水性,此刻才能有这种本领,要不然,岂不是葬身于大湖之中了?

感性战胜了理智,我知道自己的选择不明智、很缺货。

但心知肚明,我做不到丢弃队友自己去逃生,即便能活着出去,但以后,还能不能安稳睡觉了?

只要想起这一幕,怕不是愧疚丛生?我不想自己活在悔恨之中。

此刻只能从心了,但愿命运开眼,让我的这番努力不要白费。

一边游动,一边伸手入怀,顺利的取出游巡令牌。

黑剑藏在剑匣之内,相比而言,取出令牌所耗费的时间要更少一些。

我绕到徐浮龙身后,避免再度被他扣住,向下游动的同时,右手持着令牌,向着扣住徐浮龙脚踝的鬼爪子摁了过去!

动作因为水流的影响,变慢了许多,但毕竟距离的够近,因而,令牌突破水流阻碍后,到底是摁在了对方的一只鬼爪子上!

“嗤啦,咕噜噜!”

黑烟带着水泡翻涌上去。

我看的清楚,溺死鬼猛地张开嘴巴,低沉的嘶吼起来,这是感受到痛苦了,幸亏水流缓解了对方的鬼叫,不然,距离这样的近,我担心自己被嚎叫的昏厥过去。

冒着烟的那只鬼爪子松开了徐浮龙的左脚踝。

还有一只,我根本不敢停留,手一动,游巡令牌摁到另一只爪子上。

又是一股黑烟冒起来,溺死鬼再也把握不住猎物,被令牌灼伤的双爪全部松开了。

但我惊讶的发现了一件事,溺死鬼的爪子被腐蚀掉一小半之后,黑烟就停止了,这说明,游巡令牌对它的伤害停止了?

“怎么会?”

我震惊无比,要知道,不久前和血伞女鬼一家子对上的时候,令牌接触过的鬼躯部分,必须全部挖下来丢弃,才能保全剩余的躯体。

血伞女鬼那样的厉害,都得按着这规矩来,亲手抠出不能留的部分丢弃,才保住了腿脚的。

但为何,溺死鬼却能中止令牌的伤害呢?

眼珠子一转,我感受了一下周围环境,有些了然。

水能够降低游巡令牌对邪物的伤害度!

一念及此,亡魂大冒。

令牌于溺死鬼只是轻伤,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没时间琢磨别的了,按照水中救人的方式,于背后控制住自由落沉的徐浮龙,腿脚用力的动着,带着徐浮龙向着上方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