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弃哆蹙紧了眉头,狠瞪了莫弃烧好几眼,就差指着脸面大骂他一顿了。

但这里人多,她还是给莫弃烧留了点儿面子,没有大骂,只是斥责了一声,说莫弃烧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缺货。

莫弃烧垂头丧气的没敢反驳,可怜巴巴的德行。

法师这种职业可不是谁都能胜任的,它无时无刻的接触着因果和邪祟,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伤及无辜,那就会损伤自身的阴德福报。

所以说,这行当听起来神秘、牛掰,但其实,风险非常的高。

我却暗中揪紧了心。

别人都看不到,但我却能看清楚,莫弃哆和莫弃烧的眉心位置开始出现黑气了,他俩也被旧杏观给标记上了。

很明显,他们虽然是法师,但因为不够强大,也没有特殊的法具护体,还是逃脱不了被此地标记的命运,一个行差踏错,就会死在这里。

“十一条性命,我只能尽力而为了。”

这地方凶险异常,是劳什子的风水局在起作用,而我对风水局一点都不懂,这方面也只能借助两姐弟的见识了。

但看他俩的样子,明显是不如宁鱼茹多矣,感觉不是那么的靠谱啊。

“度哥,既然你的岁数最大,又认识我俩的同行,那肯定经验最多,你就给出出主意呗,咱们下一步怎么做才最稳妥呢?”

长发美女清纯时尚街拍笑颜如花魅力图

莫弃哆提及这个话头,学生们都看向我。

“我也没有太好的主意,大家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只能同舟共济。但我觉着小哆你的主意就很不错,大家伙注意着别分散,同时快速查找地道吧,这好像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我如此回答。

“那好,咱们别耽搁时间了,这就行动起来。”

莫弃哆一挥手,众人开始行动,我表示自己来殿后。

田堂找到一根木棍持在手中,说是和我一道留在最后方,为大家伙殿后。

学生们对我俩连连道谢。

莫弃哆打头,其他人排在她的身后,田堂就在我身前,左右警惕看着。

我主要留意着后方的动静,要是那个白袍子女鬼再度出现,我一定能于第一时间发觉并作出反应。

我们鱼贯而行,很快就下到了第一层。

这过程很是顺利,并没有遇到那鬼。

“这地方应该没有地道,按照常理,地道应该放置在比较大的殿宇之中,或者,那些石碑的底座下,是不是藏有地道入口呢?不想了,咱们先离开这里吧。”

莫弃哆琢磨一下,示意大家不要停留。

我扭头看着身后的楼梯,若是女鬼从那里下来,我能够马上发现,但就这么个时节,我的黑墨眼睛忽然一震,因为,眼角余光看到一道黑影,如同游蛇一般的从黑暗中窜了出来!

“小心!”我刚喊了一声,就听到凄惨的尖叫声。

转头就看见,位于我身前的田堂,竟然被一根黑色绳索给吊了起来。

那绳索的前端是个圆环般的绳套,倏然之间就套在田堂的脖颈上,直接拎了起来。

田堂虽是古武好手,但环境这样的阴暗,总有看不到的地方,只是一个疏忽就中招了,他的腿拼命的踢着,喉头发出‘咯咯’的动静,手向上够着,面皮被勒的变成了紫色。

他手中的棍子早就掉到了地上,同学们扭头时打着手电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吓得尖叫起来。

黑色绳索的力量太大,速度太快,第一层又有六七米的高度,一眨眼就将人给吊到房梁上空了,距离地面这么的高,正常情况下,是来不及救人的。

但有我在可就不一样了。

我反应极快的在众人被吓破胆的尖叫声中弹地而起!

这具木傀儡的力量太强了,韧性也极度恐怖,此刻,可就发挥出作用了,我只是一用力,就已经身在半空了,甚至比田堂还要高出去半拉头。

与此同时,我看到了房梁上的女鬼。

就是那只白袍子女鬼。

她披散着黑发,遮挡了半边脸,露出的半边脸呈现出青惨惨的色泽,一颗完紫色的鬼眼阴森的盯着我,两只漆黑指甲加持的鬼爪,正握紧黑色绳索将人拎起来。

使用绳套将田堂吊起来的就是白袍子女鬼。

她的身周并没有孽煞血光,证明这是她第一次害人性命,要不是我在场,就被她得逞了。

“咻!”

我的一只木臂向上一扫,阴气凝成的黑色绳索骤然断裂。

田堂一声痛哼,狠狠的砸落到地面上,这一下摔得不轻,但田堂本就是练武的人,应该只是轻伤,相比被吊死在大殿房梁上,这已是吉星高照了。

我的上冲之势没减缓,而是冲着房梁上的女鬼就扑了去,两只木头手臂狠狠的向着对方击打着。

有着符箓加持,木傀儡的物理力量,完可以作用在妖魔鬼怪的身上,它们别想免疫。

既然女鬼存心杀人,我当然不会客气了,但因为她杀人未遂,还没有彻底的转变为恶鬼,我的攻击并没有指向其要害,只是想击伤她罢了。

“你敢多管闲事?找死。”

女鬼阴森的吼声穿到我的耳膜之中,两只鬼爪子狠狠的我对上。

咔咔咔!

传来骨折般的动静,紧跟着就是女鬼痛彻心扉的惨嚎声。

白影一闪,她已翻落到地面,不等莫弃烧姐弟发动攻击,就向着黑暗中火速滑行出去,紧跟着就消失不见了。

彭!

我在半空翻了个跟头稳稳落地,将石板踏出了蛛网裂缝。

举起手臂看看,只有一点儿划痕。

女鬼爪子上的指甲,锋利的都能切断金属了,但和我的木臂相撞之后,鬼指甲部崩碎了,那鬼受到了重击。

而我的木臂只是留下了淡淡痕迹,果然够结实!

学生们喊叫着一拥而上,扶起挣脱了绳套的田堂,只见田堂的脖颈间多出了一道勒痕,好悬就被勒断了脖骨。

田堂吐着舌头喘了半响,才算是回过气来。

“谢度哥救命之恩。”

田堂挣扎着站起,向我道着谢。

我不在意的摆摆手,纵目四看,忽然一怔,大声问:“段施和隋播呢,他俩哪去了?”

“什么?”

众人大哗,马上向着四周照亮,这时候他们才发现,无声无息的,我们之中少了两个人。

“人呢?什么时候失踪的?”

莫弃哆大怒,翻来覆去的寻找一遍,甚至贴着石板地面敲击,怀疑此地有地道,那两人陷落到地道之中了。

可惜,折腾了一大通,愣是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

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是生是死?

我忽然想起孟一霜被妖藤卷走的事件了,难道,那两人是合谋,此刻在故弄玄虚,玩的路数和莫导及孟一霜类似?

疑问升起心头,但却知道,还有另一种可能。

那就是,吊起来田堂是为了吸引我方的注意力,其实,真正的杀手隐藏在更深的黑暗之中,乘着我和女鬼搏斗的时机,眨眼间就将两个目标给掳走了,这样的话,他俩的下场绝对凶多吉少。

那两人到底是苦肉计还是真的遇难了?目前难以定论。

“我们出去找。”

莫弃哆咬紧了银牙,人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失踪了,自负的莫弃哆当然不服气,她身为法师,感觉尊严受到了践踏。

我们马上走出了这座楼。

“彭彭!”

连着好几声响,只见卫红扇和凤小船齐齐的跌倒在地。

她俩手中的手电筒滚落一旁,吓得花容失色,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出来,接着,就是尖叫,同时,手指着斜侧方向,那是山门所在的方位。

我心头一震,下意识看向那边。

眼神掠过一座座的石碑,落到了山门上。

“彭!”

就感觉心头宛似被一柄巨大的锤子击中,眼前是星星在乱窜。

山门那儿,两具尸体被黑色绳索吊在高处!正是先前失踪了的段施和隋播。